我想喝很多酒听很多的故事

就是想喝很多的酒,去很多的地方,看很多的书,遇见很多的人,安静的活着,一个人。

第四十九周

我大概是个废人了

第四十八周

                                               雾

周六的清晨整座城市被浓雾笼罩着。在路过虎山背面的时候刻意的停下来看了看不远处的滨江高中,果然完全被吞噬了。

记得在高二的有一天雾气也是十分的浓郁,当时就想要是把窗户都打开放点雾气进来那么上课的时候老师就看不见我们了。当然这个试验最终失败了,直到太阳出来之前班级都没有消失一刻。

总觉得雾的存在就像是镜子一样拥有无尽的魔力,一个让我们看见自己,另一个则让我们隐藏自己。

在不少的场景中雾的存在都象征着去往另一方的天地,我们穷尽一生想逃离在最后又拼命想留恋的世界。然而往往是我们逃不脱,也无能为力。自然法则的存在让我们就像被人类用开水浇灌家园的蚂蚁一样,显得格外的软弱和无能。

在雾气的装饰下虎山背后的枫树显得格外的耀眼,那应该是滨江女生宿舍边上那条路上的枫树吧。看来不是红枫,但竟是那么的耐人寻味了。

对于现代人来说有雾的天气,空气的质量自然是要差上一个级别的。

嗯,外婆九十大寿。如果还活着的话。

第四十六周

心不动,则不痛。

第四十五周

刚刚IG赢了S8的LPL总冠军。

记得自己是在S2的时候开始英雄联盟游戏的,毕业之后还一度以游戏进行社交活动。大概是自己太菜了,又或者在多数领域都没有能够拿出手的绝技,所以不玩了也已经三年多。

似乎预示着一段时间的过去,也显示着自己正走向另一个时间段。现在每每听到那些95.96的同事在聊着这些游戏的时候,都有些怀念当初宿舍,网吧五黑的时光了。

当然,时间过去就是过去了,好好过好当下的时间才是真的。

最近一周对于与周围的人群怎么相处又有了一些新的理解。

比如说同事,假使你没有什么价值,又不是很勤奋的话,被冷落是正常的。与此同时,你要是过分表现出能够脱离这个群体的能力的话被冷落也是正常的,更不用说你既不想表现出大众的乐趣,又不能沉浸在自己的乐趣之中,那么你多少是有些无聊的吧。还有一点,当他人发觉这一点之后,他们会不露痕迹的删去的你好友,微信啊,QQ啊,因为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与之联系嘛。保留纯粹的同事关系就挺好,是吧。BEACH PLUS.

再说说,熟人。同上。

家人,始终是家人,没什么好讲。

萨特说“他人即地狱”。

这个星期重庆发生的事情佐证了这一点,人终究是情绪动物,什么逻辑,什么理性,在脑子充血的瞬间,都不见了。说什么控制自己不存在的。我们继承了几十万年的基因一直告诉我们要让自己活的顺心。特别是到了一定年龄之后更是觉得自己有了一种超脱常人的特权。唉,可怜了那个三岁的娃。

2018年最后两个月时间了。

记十月

都说这是个悲伤的月份,所以就没什么好说的,就像看一本书一样,早晚都要翻过那一页的。

但是,总觉的少了一些什么。

2018年,阴历阳历的人中,有十岁的,20岁的,三十岁的,五十岁的,六十岁的,因为江山是一般不过四十岁的生日的。或许,我们都只是卡在一个时间点上了,或往上走,或往下赶,谁知道呢。

但是,保重自己的身体还是比较重要的。其他一切都不过是过眼云烟,梦幻泡影。

讲讲这个月,国庆之后准备面试,买了一整套的行头,剪了头发,唯独没有好好准备怎么答题。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走了个过场。各回各家。

她说我总是这样,是啊,我总是假装很努力,假装很正经,我就是这么假。

得知成绩已是国庆后,之后便是准备面试的十几天,十月二十号面试。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准备的。我没有好好准备,所以,活该。

今天已经是十月的最后一天了。2018年也只有两个月61天的时间了。

唉,好累。

第四十三周

1.生活就像一片沼泽越挣扎陷得越深。

2.自己说别人自私的要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像孙中山说的那样“天下为公”。

3.质疑他人的能力怎样怎样前,掂量一下自己的能力有没有质疑他人的资格。

4.柏杨先生说,国人是最擅长与内斗的,与天斗,与人斗,与自己斗,皆其乐无穷。

5.内心的焦虑感是随着对自己的探究以及对外界的欲求不得而愈加深刻的,至少在一定的程度上是如此的。

6.你不是真正的快乐。

7,一个环境总是在有人之后不断变得复杂,或许没有人也会在时间的推移下变得复杂,人越多,复杂的时间越短,往往人多的时候,开始就很复杂了。

8.变得简单,变回简单就很难了。

9.欲望的存在让人变得有人性,人味。食欲,求知欲,权欲,财欲,性欲,都是人在这个社会上的最基本的诉求。

10.那些捧你的人,夸你的人多是没有安什么好心的。或是臣服,多是像在吹气球,想着自己的那一口气,能让你爆炸或飞离自己的视野。

昨日清晨骑行所想

一壶浊酒兮,浪迹天涯。

佳人依偎兮,远游何妨。

阴雨绵绵兮,夹带花香。

诸城遍历兮,魂归故乡。

霜降霜降兮,晚秋已丧。

江南秋冬兮,甚是阴凉。

第四十一周

                                   无聊星上的聋哑人

       星历3344年,无聊星上来了一个聋哑人。聋哑人也不是天生就是聋哑人,只是装聋作哑的时间长了进化到了这一阶段。

       原先他就像一只猴子一样整天上串下跳,欢欢喜喜,口齿伶俐,耳聪目明,似乎进化的时间是在一个环境里面待得时间长短有着直接的关系。很久以前达尔文曾经归纳出,适者生存这一基本自然规律。突然出现的变化应该叫变异吧。突变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大声说话是不礼貌的表现,听到过多的信息则使我们大脑混乱。于是天聋地哑神奇的集合在了一起。成了一个聋哑人。但是这样又显得太过没趣,高冷的一逼。于是,他开始攒钱他要移民到无聊星上面。

       他终是发现,这种生活状态是正经不可适应的。如果说聋哑为他避免了很多麻烦的话,那么带来新的问题便是,无聊了。

       叔本华说过,人是一种有着无穷欲望的生物。有钱的想要更多的前,有权的想要更多的权,什么都有的便想着长生不死,想的真美啊。与此同时,一旦自身的欲望实现了之后,又会滋生无聊,空虚,寂寞沙洲冷。

       所以那种永远的奋斗的人幸福的,因为他一直有事在干着,手脚不停,哪里还想那么多,大脑又要只会短路。

好困啊,睡觉爱阿、

本周在得知又一次垫底进面试的时候,内心是激动又无力的,因为分差有点大。

本周开始等成绩,出成绩之后,又要准备面试。去年夏天的衣服是不适合了,秋天就要穿整套的。

本周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