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喝很多酒听很多的故事

就是想喝很多的酒,去很多的地方,看很多的书,遇见很多的人,安静的活着,一个人。

第四十一周

                                   无聊星上的聋哑人

       星历3344年,无聊星上来了一个聋哑人。聋哑人也不是天生就是聋哑人,只是装聋作哑的时间长了进化到了这一阶段。

       原先他就像一只猴子一样整天上串下跳,欢欢喜喜,口齿伶俐,耳聪目明,似乎进化的时间是在一个环境里面待得时间长短有着直接的关系。很久以前达尔文曾经归纳出,适者生存这一基本自然规律。突然出现的变化应该叫变异吧。突变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大声说话是不礼貌的表现,听到过多的信息则使我们大脑混乱。于是天聋地哑神奇的集合在了一起。成了一个聋哑人。但是这样又显得太过没趣,高冷的一逼。于是,他开始攒钱他要移民到无聊星上面。

       他终是发现,这种生活状态是正经不可适应的。如果说聋哑为他避免了很多麻烦的话,那么带来新的问题便是,无聊了。

       叔本华说过,人是一种有着无穷欲望的生物。有钱的想要更多的前,有权的想要更多的权,什么都有的便想着长生不死,想的真美啊。与此同时,一旦自身的欲望实现了之后,又会滋生无聊,空虚,寂寞沙洲冷。

       所以那种永远的奋斗的人幸福的,因为他一直有事在干着,手脚不停,哪里还想那么多,大脑又要只会短路。

好困啊,睡觉爱阿、

本周在得知又一次垫底进面试的时候,内心是激动又无力的,因为分差有点大。

本周开始等成绩,出成绩之后,又要准备面试。去年夏天的衣服是不适合了,秋天就要穿整套的。

本周就这样吧。

那些许久未见的人啊

当你选择和这个世界和解的时候,你会发现并没有那么多令人讨厌的人存在,无非是每个人和这个世界相处的方式不一样罢了。如果能够试着去理解他们,多接触他们或许就会好很多吧。虽然很累,但还是在试着与这个周围的人群保留一个好的形象,印象,正如力的作用是相互的,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也是如此,当你对这个世界笑了,这个世界即使在黑暗之中也会给你一种温暖的感觉。说这样的话实在违心,早上还是一路听着《你不是真正的快乐》上班的,所以每天都是表演,哪天被人戳破脸皮大概会很尴尬吧。谁让,我的脸皮是这么薄呢?

那个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是选择视而不见的,谁让他在我面前炫耀他儿子带了女孩子回家的,不就是找中介在越南和云南买的嘛。还跑了,令我感到惊奇的是,巨额的债务似乎并没有压垮他,或许中国人天生是有一股子忘却苦难的本领的,就像《活着》里的福贵那般,要没有这股子精神,大概在输光家产之后便选择去死了吧。

上班途中看到他正站在路边等着工地开工,近前一看,吓。竟老成这个样子了,满脸的皱纹在那张不大的脸上显得格外的醒目,略微有些外八的脚步加上被生活压弯的背让我想起潘长江在《鬼子进村》那部电影里面的角色了。而那套洗的发白的迷彩服更是几乎没见过他换过,六十多岁的人了吧。对啊,怎么样不是活呢。反正都是活着嘛。

最近想,自己怎么不是一只工蜂呢只要接收干什么的信息就好了,没有繁殖的工作,没有其他的生命意愿。当一只普通的蚂蚁也好啊,天气好的时候出来晒晒太阳,发散点费尔蒙和其他的蚂蚁分享对阳光的喜悦,冬天还可以冬眠。人类最大的优势在于反思,同样的人类最大的问题也在于此,各种欲望,痛苦都试图通过反思来解决,然后发现解决不了,更加痛苦,简直是一个恶性循环嘛。唉,这个问题不及早解决,是难以睡上一个好觉了。

昨天之所以感觉没有做梦是因为,酒喝到连大脑细胞都沉醉的状态了,一人我饮酒醉啊。所以,醒来后,是一脸懵逼 的状态,接着是一天的朦朦胧胧,或者说是一天不怎么认真的表演啊。

我发觉之前的十几二十年的时间,之所以不那么讨人喜欢实在是因为不知道怎么去伪装自己,一味的想要做那个掷色子的上帝,却不知道自己是那个色子。然后总显得和周围的人格格不入,其实吧没有人喜欢一个人真实的一面,人与人之间要是演技拙略就很难显得混得很开。所以你说这是一种庆幸还是不幸也取决于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了。但是,既然选择与这个世界混为一体,就尽量少装逼,多表演啊。李诞在《十三邀》里和许知远说的这样几句话,是“人终究是社会性的动物,不能把自己活的太独了,那样容易把自己活死了,同样的人的存在是由他人证明的,人的死亡有三个阶段一是你的肉体失去生理体征,二是人们来参加你的葬礼,三是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知道你的名字”大抵如此,无非这样。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人想要得到世界的认可,从哲学的角度来讲当人的意识消失之后,这个世界也就毁灭了。比如昨天对我来说这个世界是暂时消失的。

是明白去,借酒消愁愁更愁,抽刀断水水更流的道理的,大概这就是逐步转变成一个成人的阶段吧。哪怕知道这样一件事是不好的,但总能为了一时的快感,就不顾一切的了。但是,又能怎样呢,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够真的跨越自身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来到你的心里说,不用说了,我都懂,算了吧,还是继续五十多天的梦境之旅吧。


第四十周

写一点零散的东西吧。

1,一个人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表情多是内心的真实,一个人在下意识说出的话,或许代表了他内心的真实想法。而其他的多是为了迎合这个世界的规则而可以表现的表情和言语。

2,自己抽烟是习惯或兴趣爱好,而别人递给你的烟要么是讨好,要么是想找一个人分担他人的眼光,要么是知道你是抽烟的,总之除自己之外的与他人的接触都可以算做社交行为。而社交性的行为通常是需要他人做出回馈的,所以很累,我宁愿不吸烟,同时有利于身体健康。

3,王老板说一个人没有憋着想害你就算是好人了,一个人没有在背地里说你坏话,那也算是好人了。

4,做为一个看似自尊心很强的人,他人的一个斜视都能让我暗自神伤半天。

5,同事的儿子终于苏醒了,熬过了中考,暑假,祝你早日完全康复。我不会把这种他人的悲剧性的行为当作与他人攀谈的聊资,这些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真是可怕呀,所以永远不要和你岁数大的人有争辩,也不要有什么话题与之交集,但或许这就是人类作为社交性,群体性生物的基本特征吧。

6,高晓松说大城市里漂一生的人也还是很难看清人是一种什么样的生物,动物。而在小城市里面你那些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同类,会有大把时间来给你观察的机会,记住屏住呼吸,不要说话,用眼去看,用耳来听,用心去想,时间久了你就会明白那些书本上精彩的片段都是来源于生活,又被艺术化的故事。

7,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大概看的书还是太少了吧。所以有的时候连写日记都只是停留在对时间和天气的记录上。那些平淡日子里的时间都就这没了。

8,水稻收割了,夕阳下空气中弥漫稻花香。自己家的糯谷和籼谷也要收割了。现在都有收割机真实方便啊。

9,如果家庭的日常在争吵声中,人大概就不会想着结婚了。家庭和睦,才能万事兴嘛。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个体能够坐在一起吃饭,生活在同一片屋檐下,本身就是小概率事件,我解决不了他们的困惑,所以我很多时候只能沉默。

本周是国庆,阳光明媚,但是在家里的人是感受不到节假日的气息的,只有街上两侧的五星红旗,在提醒着我,一年的最后三个月的第一周已经结束了,而我依然迷迷糊糊,毫无方向,情绪低落,丧失斗志,意志力一如既往的薄弱。

当你,发现同龄人,同辈人渐渐的结婚生子,长辈,老一辈逐渐消亡的事情不仅仅在新闻上出现,而是不断的出现在你身边周围的时候,大概,我们就逐步被夹到一个传统的节目,叫上有老,下有小的境遇重了。小孩子固然有趣,老头子多惹人厌。外婆晚年常说,一世大人,两世小孩。是多么的有道理啊。

截止到昨天为止,有记忆的连续梦周期已经四十多天,耗费了大量的心力,眼睛一闭就要到另一个世界。心神不稳,还是,三魂七魄少了一部分,这就很难讲了。总之,现实中有时候很累,但是夜晚那不断出现的没有任何实际意义的梦更是让人心力憔悴。

本周大概这样吧,嗯,还活着啊。

记九月

嗯,唯一变化的是重了五斤。

其他的,考了一场试。

几乎没锻炼。

国庆前带回来的几本书,也不知道会不会翻上一番。

昨天,吃酒,今天还去。

这个月嘛,又有几次写书的冲动但是,终究墨水喝的太少,几百个字下来,就没什么感觉了。

立下的很多旗大多纷纷倒下了。坚持住的有用多邻国刷了103天的单词,今天还没有。

 发现对外界很多东西渐渐失去了探索的欲望,也不再有什么能深层刺激大脑神经的源头。很久没有头皮发麻的快感,炸毛的灵感。很多以前甚觉有趣的东西如今体验之后,实在没什么,不过如此。甚至会怀念五毛一包的笨牛肉的味道。还有宫保鸡丁。辣条对人的刺激可谓深极了。岁月总是如梭子般的飞逝而走。

与此同时,年龄的增大更多的外界压力也随之而来,我知道避免不了,逃得了意识,逃不脱一世。

月底的时候,相继有老人去世,国庆期间更多的是婚宴,红白事,人间事。

九月份也有不少的老艺术家去世,似乎也在预示着一些什么。不过相比之下印尼海啸死的那800多人,就显得不少了。

最近再看《权利的游戏》这本书,美国人总是没什么新意,拍电视都不用什么剧本,照抄就是了。第一季的结束,从开头到结尾都是很书本内容是差不多的。这让我想起了,《陆小凤传奇》也是如此。

嗯,2018年还有92天,好好把握吧。

第三十九周

     我们终将在这烦人的唢呐声中离开这个世界,唢呐声起,常李人世。在那一刻来临的时候我们本没有什么能力改变了。唯有精神长存。肉体的影响在唢呐声里逐渐被人所遗忘,所记起。

      隔壁的老妇应该算风光的离开这个世界的,在子孙,乡邻的注目中离开,不算好,却也绝算不上是不好, 然,对于死人而言,好还是不好都只能算得上是,他人的严重的好坏了。

     叔本华说过,人的意识本身就是一种上帝恩馈。

     所以,我们再不想死,在最后以刻的来临我们总是无力且,无能为力的。再也无法想啊,念啊,痛啊,苦啊。众生皆苦,世人皆要死啊。

    算起来,这个老妇人是与外婆有上亲戚的关系,大概是婆家时的堂兄弟一类。但是,在我们这一代早已没有联系和来往。所以,你说一路好走吧。

    本周,时间过的很快,几乎没有什么时间感想便结束了。

    本周没有任何有意识就结束了,说明自己对于外界的感触进一步的弱化了,或者说再也不想去感受了。

    本周看的书是《权力的游戏》,电视和书的内容差不多,美国人的创造力真实差 啊,看的几部剧和书都差不多。连《圣经》都是照抄的,一点改变都没有,本周的艾美奖有一个奖就是颁给了《权利的游戏》中的那个小矮人,真实好有意思。

    本周,是这个月的结束,明天要写月记呀。

第三十八周

很难形容本周的身心变化,大概是没什么变化的,因为还没有死吧。

这个月每个晚上的梦境让我很难分辨,现实与梦境的区别。因为太真实,眼睛闭上就开始丰富的脑海活动,似乎庄周梦蝶,又似乎蝶梦庄周。谁又是谁呢?

如果让这些梦在现实中投射的话,那就是别世界末日还难过的,灾难。还好,这些灾难都在我一个人身上,都在我的梦中没有跑出来呵。

头一次感觉睡着了还有这么些的不足之处。

每晚如此。

本周,没有看什么书。因为考试。然后,结束了。今天。

本周,恍若一天的这么过,因为感觉就像没有过。

很累啊。

于是人们问你,过的怎么样, 考的怎么样,要加油啊。

然后,哦。

知道了,再也不想说一句话。

第三十七周

本周沉浸在满城的桂花香气中,沉甸甸的稻香中。

秋天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春耕夏种秋收冬藏,多么美好的季节。

秋高气爽,在满月的中秋节来临之前,桂花就已经把这个城市,熏陶的有些节日的气息了。

本周有好几次想要运动的誓言,结果骑了一次自行车,跑了一次四公里的步。其余的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度过了。因为要考试了所以也没有心思去看其他的什么课外书了。唯一在看的是莫言的《丰乳肥臀》也没有看完。

好无趣呀。

有低级目标的日子好无聊,明明知道,即使到达彼岸又怎么样呢。在意识到自己活到本世纪末要活到110岁左右,老态龙钟,苦不堪言。远远超过了预期年龄。

更何况深深的沉陷在对自己的不满以及无心改变的现状。

同时发现,自己对抗这个世界的唯一武器便是,沉默。

既可以保护自己,也不会显得过分失礼。

好累啊。

谈谈即时通讯给我带来的困惑

即将迈入5G时代的中国,不会有什么人怀念那个只有OICQ的年代,以及那个没什么用便退出时代的MSN。我是没有用过这两种软件的,知道是因为许嵩的歌里面唱过这个桥段。

在互联网元年之后,我们对于自己想要了解的信息总是可以在第一时间查询到,人与人之间的心理缓冲带也渐渐被逐渐提高的网速逐渐冲散。我们总是想要第一时间得到对方的回复,慢一点,似乎便是背叛了。不过,我还好,没有什么可以被捆绑的东西,或者说出现有消失了。

古代,写信要等有人顺路带上这内容到万水千山之外的人手里,几个月几年都是有可能的。飞鸽传书也局限在附近地区吧。中间的缓冲带也好也不好,既存在可能,也存在风险。

还是谈谈,即使通讯工具,随着技术的不断革新,活在我手机里的多数手机软件都有了与外界沟通的功能。不论是,正常的聊天软件,还是购物,团购,学习,游戏,锻炼都有了这么些社区,沟通的功能。是啊,它们都需要人与人之间沟通来维系自己存在手机的基本地位。人用的越多,自己存活的时间越久。

可是,人和人之间不坐在一起喝酒吃肉怎么聊人生,理想,困惑呢。这些东西怎么能够在无线电波里面存在很长时间呢。奇怪的是,时间长了,也确实是会被这些电波传递过来的讯息所影响心理活动,所以说呢,人是一种适应性很强大的生物嘛。也是被达尔文所影响,适者生存。

5G时代的即将来临,我们是否可以像一个基本的电子单元在各自的岗位上面,变成一段稳定的程序,按照既定的目标,安稳 的走完这一生。或许,那个时候我们也终于把自己从线下搬到线上。吃喝拉撒睡都可以一站式解决。我们不需要思考,只要像韭菜一样,长出来再被割掉就好了。

其实,更可怕的事,在于我们再也不愿意去思考存在的状态真实与否。因为都有人思考,我们不要要呀。而,当你想要改变的时候却再也没有动力,能力,心力了。

三十六周

一个姓孙的人写有三十六计并且说了走为上计。可是,我们连离开自己的村庄都诚惶诚恐了,还想着什么上火星,去外太空,外太阳系,外银河系,乃至逃离这个宇宙啊。如果去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的话,你还有不死的能力,那不是要无聊死的吗?

那就去个叫无聊星的地方吧,那个地方不需要你和人打交道,因为在那里你和它人的内心活动都可以一目了然,一看到底,大家都只能表现出和自己内心一致的行为和言语了。要不然就只能自己躲在角落碎碎念。不然就会被人知道了。那里应该不会有什么勾心斗角,你死我活的宫廷剧,办公室政  治。什么乌托邦之类的都不会是什么问题了,大家其实都是一体的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想想都十分美好。

可是我们是多么渺小啊,出了村子就像沙子了,或者太平洋上的一片叶子。飘啊飘,或者在风中飞舞啊。除了这个我们熟知的世界,哪怕我们死不了,那又能怎么玩呢?那就造人吧,就像当年的女娲,之后的上帝,那么无聊的话,就从自己的骨头上剔出一块来,于是便有了亚当,养大之后再剔出一块来,于是便有了夏娃,然后啊让他们往死里生,于是便有了一个新的世界。女娲的方式太快,以至于出现了很多的歪瓜裂枣,你看那些长得好看的都是亲手捏的,才不是用鞭子甩出来的。大概人类的起源都是因为无聊吧,大概人类的灭亡都是因为无趣吧。无趣便想找乐子,于是有了货币,于是有了战争有了原子弹,于是全完蛋。

战争与和平从来都是深藏我们基因的序列深处的,就像那本刻在石柱上的汉谟拉比法典那么深刻。那年我们从东非大裂谷走出来的时候就是在能够站立之后能够打败那些在地面上称霸的生物,都虐一遍,于是又显得很没有意思。于是,开始攻打其他的部落,打不过就联合和自己长得差不多的攻打其他部落,之后再内斗。毕竟与天斗,其乐无穷,与自己人都也还有些意思嘛。于是,我们发明了会议机制,定期开会是为了找出问题,预防问题,解决问题。更重要的意义在于我们在桌子上的博弈代替了刀光剑影,就像我们玩狼人杀那样的博弈游戏呀。

很难想象,当你一个人在海岛上有丰富的食物,却无人交流的场景,要不然鲁宾孙会训练一只猩猩和他玩呢。现在想想也不正常,海岛上哪里来的猩猩。所以说什么,给你一千万让你一个人生存三年的游戏千万不要去试,你会疯掉的。

但是哪天,你把自己放逐到无聊星上的时候,这些问题就不可避免了。做为一个知道基因技术,克隆技术的四有青年,我当然会在一个星球上面无聊的过程中开发自己的大脑,就像星球大战那样,制造出克隆大军陪我玩的,问题在于,以我自己为模型的制造出来的都是和我一个模样的,没关系改变一下基因序列就可以造出各种各样的生物了。那些隐藏在我们基因深处的染色体,包含了那些消失在历史上的生命体的所有基因都留在了我们 体内。我们这具由几十亿细胞组成的躯体,包含了多少秘密至今还不为我们自己清楚。最有意思的是,这颗类似中子星的无聊星比地球上的时间流逝速度慢了一万倍,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这些原先离我们很遥远的科学界的事情了。实在不行就下载各种资料,当然最厉害的是可以一键清零,重启回到最初的时刻,重新开始一切行为,但是,记忆却可以选择性的删除。时间也就有了无穷多,即使这一纬度的宇宙毁灭了,我还可以切换模式变身成更高维度的生物,那就更有意思了。看着过去到现在的时间流逝,以及在各条时间线上面的生物缓缓蠕动,我想去哪,就去哪。就像蒙多医生一样。

回到本周的这个点上面吧,我就在准备心情,准备资料,准备报名,以及报名成功,以及准备考试。

就在昨天,我就准备考试了。我看了书,从夏商周,春秋五霸哦,战国七雄,秦统一中国,楚河汉界,东汉西汉,三国两晋南北朝,隋唐,五代十国,宋金元辽,元,明清,民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时间看上去很快其实也就上下五千年左右的样子。古中国,古印度,古埃及,古巴比伦,玛雅文明,亚特兰蒂斯文明,只有中华民族绵延至今,了不起啊。

本周没有远东,这次出差回来之后一直感觉不好,故宜静养。

此外本周在看的是考试的书啦。没看课外书啦。

本周在工作上表现出来的是积极向上的态度,就会在内心留下软柿子谁都想捏捏的感觉。这其实是很不对的,因为一旦自己产生了厌离心,就会出现贪欲,以至于嗔怒,痴呆的症状。解决办法是全心全意的工作,要热情,要积极向上,要不然就,当一颗浑身是刺的仙人掌吧。也要用好刺猬法则呀。哦,但是我的表现在这个星期是很不错的。在工作上。

手腕和肩膀都不是很舒服,左边的。于是无氧力量训练也都是暂停的状态。

《将Qiang进酒》结束吧。没文化真可怕,一直以为是念JIANG进酒。唉。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


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


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


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消万古愁。